沈燕:历史于我,是桃子对桃花的珍藏
时间:2017/2/21 浏览数:7202


人|物|简|介


沈燕,现任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员;吉林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长春市政协文史工作专员;吉林省第十二批有突出贡献专业技术人才;吉林省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吉林省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吉林省关东历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吉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届委员会委员; 吉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第八届委员会委员;中国日本史学会常务理事;东北地区中日关系史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伪满洲国史、伪满宫廷史、中日关系史及东北民俗等。在科学研究和学术领域均有一定的造诣并取得了丰硕成果。出版专著4部:《长春伪满遗址大观》、《伪满皇宫》、《伪满官吏》、《伪满遗址》;主编、主笔著作多部;在《中国近代史》、《东北师大学报》、《东北史地》等各种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翻译发表译文、译著百万字。工作、学术成果获国家、省、市各级各类奖项10余个。



见到沈燕的那一天,台风“狮子山”刚刚从长春掠过,留下满路积水和深浓欲坠的累累云层。阴沉的天气下游人稀落,但肃杀而悲壮的气氛和伪满皇宫这座历史建筑意外地契合,令人恍然如穿越到上个世纪战火方歇的四十年代,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樱花与焦炭的微妙气息,向世人诉说历史的沉重与坚韧。                    

    年近耳顺的沈燕一袭白衫,乌发微卷,脸上一抹岁月静好般淡淡的微笑。她带着我走进溥仪这位末代皇帝囚笼一般的皇宫,看天井那棵杏树,因饱含水汽而微凉的秋风吹过树梢,带走她轻如一梦的叹息。如果仔细看沈燕的眼睛,还如二八少女一样充满灵气,论起对伪满皇宫博物院的感情,大概没有几个人如沈燕这般爱得深沉,透过宫殿的红墙灰瓦,仿佛能看到时光流转处,她最美好的年华凝驻在这里。

 


勿拿历史作笑谈


    1984年,沈燕进入长春市伪满皇宫博物院,开启她30多年的研究生涯。在那个时代最大的政策红利大概就是工作可以包分配,沈燕因其日语专业的优势被分入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历史,听起来很宏大,但其实开始的几年沈燕的工作是不停地翻译各种日文资料。

    1945年,日本投降败退,遗留下大量日伪时期的文字资料,而沈燕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些珍贵的史实资料第一时间翻译成中文并留存起来,作为后人考察这段历史的重要依据。资料拿在手里轻飘飘,不过是几页泛黄的纸,但其中所承载的意义却沉的压手。沈燕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一个小小的错误都有可能会导致历史的真相被掩盖。她一个字一个字地推敲,一句话一句话地核对,多少个万籁俱寂的深夜都有她挑灯夜读的身影。翻开现今收藏在博物院里的资料,字里行间无不浸染着沈燕的心血,成为她青葱岁月最好的见证。

    历史从未被遗忘,从抗日胜利至今,我国每年都会有多部精彩的光影大作面市,为未能参与那场战争的人再现当时的场景和情怀。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作品的质量越来越良莠不齐,甚至出现了很多的抗日神剧、雷剧被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拿出来调侃。沈燕作为正经“科班”出身的研究员,对于这种现象表示深深地担忧。“电影、电视剧是很受现在年轻人欢迎的一种艺术形式,传播范围广、传播速度快,如果运用地好会达到非常喜人的效果,但如果运用地不好,则会贻害无穷。孩子们对历史的了解是一张白纸,别人说历史是这样的他们就会相信,长期看这种歪曲历史的剧情,他们会永远不知道历史的真正面貌,更可怕的是他们会失去了解的欲望,历史失去传承的渠道就如失去了源头的河流,等待它的只会是渐渐走向干枯消亡。”

    曾经有一位导演要制作一部关于东北抗日的电视剧,为了真实还原当时的情况,给沈燕打了无数个电话。沈燕很高兴地给他答疑解惑,末了只提了一个要求——演绎的部分可以发挥,但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一定要准确。在她看来,对历史的恣意更改是对历史的不尊重,历史不应该被当做笑谈,而应该是经过了时间的洗礼,认真严肃、原样原貌地沉淀在每个人心里的一方印记。



 

教育应作如是观


    世人皆知文艺工作者辛苦,“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但其实如果深入地去看,各行各业都有其艰辛之处。

    在博物院工作,就难免要和各种展览打交道,伪满皇宫博物院从开馆至今大大小小办了近百个展览,沈燕亲自参与其中的就有很多。每一次展览对沈燕来说都是一次和资料的战争,她要从全国各地的图书馆、档案馆搜集相关资料,其量之大用浩如烟海来形容也不为过。网络普及之前,沈燕为了搜集资料几乎跑了大半个中国,看过了江南的小桥流水,也踏过了西北的大漠黄沙,抄录的笺纸摞起来有几本词典那么高,可谓蔚为壮观。如今它们依然保留在沈燕家里,偶尔天气晴好,忙里偷个闲,沈燕会把它们翻出来看看,回想当初的激情岁月,不禁感慨万千。时间是一味最好的调味剂,当年吃了那么多苦,酝酿到今天,苦涩不再反而带出了丝丝的甜。

    多年来,白天在单位处理工作,晚上回家伏案疾书成为了沈燕的日常生活模式。在她的笔耕不辍之下,陆续出版了多部著作。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个颇有意思的关节,第一个读到沈燕大作的人既不是同侪也不是出版社编辑,而是义务帮她校对文稿的儿子。

    儿子学的是法律,平时对历史接触的并不多,而沈燕就是通过这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在帮助儿子触摸历史的形状。虽然自己对历史的了解比很多人都深入,但沈燕从不会特意给儿子上“历史课”,究其原因并无什么特别之处,盖因沈燕自己就成长于一个自由发展的家庭之中。

    从小,沈燕就在生活中学会了一切都要靠自己的道理,身为老师的父母每天下了班要在家给学生们批改作业,有时甚至连家务也无暇顾及,需要年幼的沈燕来操持。身为老师的孩子,沈燕却没有从父母那里接受过一次课业辅导。往事如烟,长大后回头去看,沈燕并不认为父母对自己的成长毫无影响,恰恰相反,父母的一些特质——认真、负责、勤恳,原原本本地复制到了她的身上。而现今,她也选择用身体力行的方式教育自己的儿子。学习是孩子融入世界的途径,而父母是他们最方便的模仿对象,完全不需要刻意说教,父母这个角色本身就已经是最好的教材。



 

传承发展两相欢


    “我这一世,当过皇帝也当过公民,归宿还好,现在总算是已经走到了尽头。改造我这样一个人不容易,把一个封建统治者变成一个公民,无论什么国家都很难做到,中国共产党办到了。——爱新觉罗·溥仪”

    上面一段话作为伪满皇宫博物馆《从皇帝到公民——爱新觉罗·溥仪的一生》展览的开场白悬挂在展厅的入口处。看完整个展览也不过短短十几分钟,而这位末代皇帝悲苦而动荡的一生就在这十几分钟之内展现在观者面前。

    类似的展览沈燕做过好几次,每一次都要提前至少一年开始做准备工作。这一行干了30多年,沈燕经历了从改革开放到世界一体化的社会转型,博物院的工作虽然慢热,但无奈时代变化的速度太快,沈燕深切地体会到文化传承的方式必须要有所变化。

    “十几年前,受当时大环境的影响,我们研究的方式都比较死板,属于教科书式的研究和宣传方式,但是这种模式现在行不通了,要让更多的年轻人主动来了解历史,所以我们需要更加灵活、新颖的方式。如何和时代脚步保持一致,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挑战。”

    随着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加入到工作团队之中,这些曾被预言垮掉的一代既让沈燕感慨自己“老了”又让她看到了希望。“这些孩子的思维很开放、很跳跃,和我们这代人相比,他们成长在国家对外开放的时代,接收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放在几十年前,有几个人能知道埃菲尔铁塔长什么样子?但现在哪怕才上小学一年级的孩子也知道美国的自由女神像、悉尼的大剧院,虽然在这一行我算是老前辈,但仍有许多要向孩子们学习的东西,他们身上自由、奔放、包容的特质也许能为我们研究如何将文化、将历史更好地延续下去提供一些思路。”

    “历史文化是我们的根,失去了根就失去了民族认同感,失去了我们身为一个中国人安身立命、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作为吉林省政协委员,沈燕曾多次提出对历史文化的保护建议,无论近年来关于社会风气的讨论如何众说纷纭,沈燕的寻根之旅从未结束。

    投身历史研究三十余载,对沈燕来说,过去的风雨已淡如云烟。她就像一棵长在春天的桃树,用所有的光和热、枝和叶,在盛夏开出一树桃花,只为深秋更深处,一颗桃子的完美无瑕。


来源:今日财富报 文/金阳